必赢亚州手机网站,必赢亚州手机app

关闭

关注微信公众平台

通过手机访问

企业学问

写给母亲的春日便笺

检修企业  2017-05-12   匡淑杰   10895次
字体:加大 减小

 

        三月的玉兰花,迎春初春的冷冷寒意,裸妆登场,向阳而开。亦如母亲的爱,温暖诗意。  

  
        三月,玉兰花开时节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天中午,回家吃完妈妈包的荠菜陷饺子,想到好长时间没有单独和妈妈逛街游玩了,就和妈妈商量下午出去玩,妈妈欣然同意。


       出门坐车,直奔唐岛湾公园。


        天蓝蓝,海蓝蓝,风和日丽,难得的好天气。


       偌大的开放式公园,没有几人。我和妈妈沿着海边的堤岸,缓缓慢行。海风虽然有点冷凉,但因为是迎着午后太阳的方向行走,所以海风吹在脸上并不觉着冷,反而很舒服。


        蓝蓝的海面,微波荡漾,干净清爽。极目远望,水天一色,水天相接。


       我和妈妈并肩漫步,悠闲地走过枫木的栈道,走过鹅卵石铺就的花朵图案,走过大理石的台阶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微暖的春日午后天气里,最容易让人回忆起往事。妈妈也不例外,在带着海的咸味气息里,妈妈说起了她的小时候, 她的母亲,她的姨妈们……


        虽然时间久远,且是在动荡不安的年代,但母亲的记忆力非常好,所有的记忆都清晰明了,似乎就是发生在昨天的一切。


        每次听妈妈讲述这些老故事,都有写一下的冲动。母亲的家族史,就是中国百姓那个年代的生活缩影:动荡,惊恐,流离,颠沛。


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,行至一旋转木马处,因为非节假日,季节也不对,色彩艳丽的木马寂静地立在那里。
 

        我开心地笑问:妈妈,坐一圈,怎么样?


        妈妈孩子似地笑了:这么大年纪,让人家笑话。


        什么年代了,没人会笑话的,况且除了在海上偶尔飞过的海鸟,哪有人啊。


       我大声把在远处专心凝望看海的管理员叫来,买票入座。我让妈妈坐在里圈的小木马上,我坐在外圈靠近妈妈的大木马上,就像当年我和女儿。整个旋转木马,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,是我和妈妈的专场。


       电源一开,音乐响起,乐曲是童声版的我爱北京天安门”。 我和妈妈,一中一老两妇女,在“我爱北京天安门,天安门上太阳升,伟大领袖毛主席,指引大家向前进”的童稚声里,随着木马的上下起伏,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
      海,转了,天,转了,突兀树枝上的鸟窝,也转了。


       我和妈妈的心,也旋转,飞升。  


      傍晚,在一家饭店吃完饭,问妈下次再出来吃必胜客吃比萨怎么样啊。


        妈妈不紧不慢用浓重的胶州强调问:吃什么?


      “比萨”。


      “什么是比萨”?


       “就是陷放在外面的馅饼”。


       “那东西,我可不吃”。


       以前领着妈妈吃过“皇家比萨”,所以,妈妈没记住“比萨”,倒是记住了“馅放在外面的馅饼”。
“那就吃火锅”。


       妈妈笑得很开心,满脸的皱纹开了花。


       看着妈妈毫无掩饰的笑容, 忽然想起魅力美丽女人羽西的一句话:眼角的皱纹,是我笑过的痕迹。而此刻,妈妈的皱纹,何止是眼角啊,简直是满脸开花。


       随着岁月流逝,妈妈,就像一座航标塔,历霜经雨,外表破败不堪:牙掉了,眼花了,头发白了,步履慢了,但,却始终是我心中的温暖明灯。


       妈妈,每天,都能感受到你的关爱,没有什么能够比发自你内心的那份爱,更能触动我的情感。


        妈妈, 愿您像怒放的玉兰,每年春天都花开。

        五月,花海缤纷,牡丹盛装登场,圣洁高贵,雍容华美。亦如母亲的爱,款款温情暖意。


       五月,山菜采摘时。


        每年的五月初,漫山遍野的山菜嫩绿蓬发,是采摘的好时节。我和妈妈几乎每年这个时间,都登山采摘山菜。


       山菜,采摘回家之后,用水烫过,有一种特别香气,口感独特,无论是凉拌,还是包饺子,都非常好吃。烫过的山菜还可以储存在冰箱,能吃上好几个月。


       记得有一年的五一假期,我和妈妈、女儿还有弟弟一家,好几口人,带着足够的水,午饭,开着车,浩浩荡荡向小珠山里进发。


        小珠山,大都是石头山,零星的树木散落其间,很少有成片的大树林子。几块光洁的蘑菇石连接处,往往就长满了山菜。它们一丛丛,一簇簇,在初春的干草里,露出却生生的嫩绿小胖脑袋。


        大家一边爬山,一边采摘散落在山野间的野菜。 接近中午时分,大家在半山腰一块树荫浓密的空地上安营扎寨。


       周围长满了嫩嫩的山菜,还有几颗大槐树,浓密的槐花开满枝头,空气弥漫槐花香。孩子们在含有野草气息、花香气息的山野里,兴奋地对着空旷的山涧,大声吼叫,回声和余音长时间在耳畔萦绕,而妈妈也似乎也回到了小时候挖菜当饭的难忘时光,非常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一天时间里,在清润的山风里,大家吃着,说着,笑着,玩着,美美滋滋享受着野餐,野趣。吃饱喝足之后,再一边玩耍,一边采摘。


      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,大家拎着大包小包的的战利品,愉快下山,打道回府。
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里,在厨房的地上铺上塑料布,把一天的战果倒在上面,天哪,满满一地,竟然比市场上菜贩子的都多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在冰冷的冬季,大家仍吃着自己采摘的山采馅的饺子。


        今年,我和妈妈又去爬山,采摘山野菜。按理这个时节,是山菜长满山野的时候,遗憾的是,由于过度采摘,有些农妇为了采摘方便,不计后果地把山菜连根砍回家。


       我和妈妈连续几年采摘山菜的地方,已是山土裸露,风一吹,尘土飞扬。


       由于没有采摘到预想多的山菜,妈妈不免有些遗憾,加之年龄增加,身体大不如从前。如果再去爬山更高的山,已是奢望了。


       其实,无论能否采摘到山菜,于我,只是一种形式,主要是陪伴着妈妈,做她喜欢的事,这就足够了,更是自己幸福所在。


       春天,母亲的季节。


        初春三月,是母亲,用玉兰的清新淡雅,迎来绿意挂枝头的春天。暮春五月,是母亲,以牡丹的雍容华美,目送春天远行。


        又到了母亲节,按常理又到了书写母亲的日子。


       静心细想,不必在意固定的母亲节日,不必刻意书写母亲的诗行,每年如期而至的缤纷花海春天,就是送给母亲最好的春日便笺。

 

 

上一篇:妈,你也老了
下一篇:拾忆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